女大學生遭遇商標風波殺出“回馬槍”

1800元注冊的商標以20萬元轉讓

一年多來,80後郝亞婷的公司遭遇了一場“品牌商標”風波。2013年4月的一天,郝亞婷突然收到了商標管理部門的來函,信中告知:有企業反映,她6年前申請的禽蛋類商標“土而奇”一直屬於閑置狀態,按照商標法的相關規定,應予收回。

接到通知的郝亞婷很是不解。“‘土而奇’是我為自家雞蛋申請的商標,一直在用,怎麽就要收回呢?”她甚至認為這是某個商標代理機構為了拉生意而搞的惡作劇。可是,白紙黑字的公函仍然讓她感受到了壓力。按照上麵的說法,她需要在3個月內準備好自訴材料,否則商標就要被收回。通過相關部門,郝亞婷了解到事情經過。

2007年3月,郝亞婷花了1800元,向工商管理部門申請了“土而奇”的商標,商標使用類別是食品大類下的禽蛋類。6個月後,四川一家大型農產品企業與她“想到了一起”,也把“土而奇”用作自家商標,並向有關部門備案。由於郝亞婷注冊在先,所以這家公司沒有拿到“土而奇”在禽蛋類中的商標使用權。“但是他們的產品類別很多,其他的食品類別他們都用這個商標注冊。”郝亞婷說。在這之前,郝亞婷已經為這個“熱門”商標做了不小的投入。她印製了大量的包裝盒,還以“土而奇”的名義向電視台投放了廣告。郝亞婷說,她不願意輕易放棄這個已經使用了6年的商標。除了準備自訴材料外,她還要“反將一軍”。

通過網絡,郝亞婷找到了該公司的產品。在這些產品的包裝盒上,無一例外地印有“土而奇”字樣,其中包括禽蛋製品。“禽蛋類的使用權在我這裏,他們這是侵權。”郝亞婷一下子看到了反訴的希望,決定殺個“回馬槍”。

2013年10月,她向四川當地的工商部門提交了舉報材料,指出這家公司涉嫌違規使用商標。不久,這家四川企業便通過工商部門表達了談判意願,稱願意收購郝亞婷手中的商標。經過多輪協商,禽蛋類的“土而奇”商標最終以20萬元的價格轉讓。

“注冊商標是自己用的,現在賣掉也不是為了錢,自己應有的權利就要去維護。”郝亞婷說。
如今,郝亞婷把自己的創業品牌連成一個“創業故事”。這個故事是“一個名叫‘牛二蛋’的農村娃,種著幾畝田,便有了自己的小自在生活”。她創立的農產品品牌是“牛二蛋”,她有一個“小自在”的休閑農莊,注冊的公司名叫南京幾畝田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2006年,郝亞婷從西安財經學院財稅專業畢業後,進入了南京一家企業擔任財務助理。朝九晚五的白領生活便讓她感到厭倦。僅僅當了半年的“城裏人”,郝亞婷就選擇了辭職回到農村。她從養“綠殼雞蛋”開始,這種品種的雞蛋以散養為主,強調養殖過程中的天然和無汙染。她把雞糞便倒入池塘作為魚飼料。後來,她突發奇想,在池塘上養起了鵝。幾年下來,公司養的鵝已有上萬隻,南京人愛吃鹽水鵝,郝亞婷從不愁銷路。僅賣鵝毛一項,每隻鵝便能賺10多元。

這些土裏土氣的名字背後,剛好是這位女大學生的“新農民夢”,盡管在她身上有很多稱呼,比如“大學生創業者”、“女企業家”,但她更喜歡“農民”身份。經曆過這個事情,郝亞婷收獲很多。她說,大學時候聽過不少創業講座,也老把創業掛在嘴上。但大學生創業需要有品牌意識,不但要創立自己的品牌,更要注意學會保護自己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