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商標侵權案

一、本案緣由

本案訴訟中原告——李道之。李道之是西班牙籍浙江省溫州裔商人。1998年9月,李道之作為負責人的溫州五金交電化工(集團)公司酒類分公司在第33類果酒(含酒精)、葡萄酒、酒精飲料(啤酒除外)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1372099號中文“卡斯特”商標。2000年3月7日,該商標被核準注冊。2002年4月,該商標轉讓至時為該公司負責人的李道之個人名下。此後,李道之又將該商標許可給上海班提酒業有限公司使用。

本案訴訟中被告——卡思黛樂公司。卡思黛樂公司成立於1949年,是當前世界第二大葡萄酒公司,其旗下的“CASTEL”品牌葡萄酒銷往世界9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世界範圍內獲得了廣泛的認可和較高的聲譽。卡思黛樂公司於1998年進入中國市場,最早在河北省廊坊市投資設立了廊坊紅城堡釀酒有限公司以及廊坊開發區卡斯特-張裕釀酒有限公司,並迅速引起業內的廣泛關注。隨著中國市場的打開,卡思黛樂公司與中國大型葡萄酒製造商張裕集團合作,成立了煙台張裕卡斯特酒莊有限公司,並推出“張裕·卡斯特酒莊”品牌。

法國卡斯特兄弟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大陸)成立於2005年,目前是法國葡萄酒生產商第一大,世界第二大葡萄酒供應商。

2005年,卡思黛樂公司以“卡斯特”商標連續3年停止使用為由提起商標撤銷申請。該商標撤銷案後經行政訴訟未獲法院支持。從2006年開始,該公司在中國大量銷售“卡斯特”商標的葡萄酒。

卡斯特商標侵權案具體情況:持續十年之久的商標大戰

李道之與法國卡斯特兄弟股份有限公司針對“卡斯特”的商標紛爭由此發生。

李道之2002年便擁有了所謂的“卡斯特”商標,但直到12年才正式推出卡斯特大師係列葡萄酒。上世紀90年代末,李道之創辦了上海班提酒業公司和上海卡斯特酒業公司並擔任董事長。上海卡斯特是“卡斯特”商標合法授權銷售和使用的機構。該公司從1998年開始在進口葡萄酒上使用“卡斯特”的名稱並於2000年獲得商標注冊核準。2012年1月,上海卡斯特酒業又經中國和法國政府批準,收購了法國波爾多地區的三個酒莊,正式推出“卡斯特大師”係列中高檔葡萄酒並出口中國等國家。而這期間,李道之似乎都疲於奔站於各個“卡斯特保衛戰”之間。

習慣於“傍名牌”的中國葡萄酒界,僅溫州市一地便有近20家企業傍“卡斯特”名牌。目前班提酒業同時起訴的為:建發酒業和卡斯特的侵權案、北京東海鑫業和卡斯特侵權案,訴訟金額分別為7000萬元和1億元,目前兩案仍在審理中。

2009年10月,李道之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法國卡斯特兄弟股份有限公司(即“卡思黛樂公司”)及其中國代理商深圳公司,此案涉及金額超過2億元。2011年6月,李道之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並獲得裁定,法院查封了法國卡斯特兄弟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CASTEL注冊商標專用權。

法庭認為,法國卡斯特兄弟公司對卡斯特商標在中國的合法存在一直是明知的,但是其依然與中國的深圳公司簽訂銷售合同,在法國粘貼侵權商標後銷往中國。因此,法國公司與深圳公司構成共同侵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等法律法規,參照上市公司張裕葡萄釀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財務資料,判決法國卡斯特兄弟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中國經銷商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並在相關媒體刊登聲明,消除侵權影響,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3373萬元。但法國Castel仍不服,並將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審申請。

“卡斯特”商標侵權案出現轉機

12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將提審該案,同時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據介紹,最高人民法院在其日前作出的再審裁定中指出,卡思黛樂公司的再審申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六)項的規定”。有關知識產權專家分析認為,依據這一法條所指,是在“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情況下,人民法院應當對案件進行再審。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審該案,不僅意味卡思黛樂公司可以中止賠付高達3373萬元的賠償金、並消除了其商標、股權被強令拍賣付賠的可能性,同時在該案提審審理過程中對於相關法律事實的梳理與認定,或將對後續他案的最終走向產生實質影響。

據原終審判決載明,李道之方麵訴卡思黛樂公司商標侵權的該在先一案中,原告方主要依據的事實在於:卡思黛樂公司對華出口的18個批次葡萄酒商品相關報關、報檢材料中使用了包含“卡斯特”標識的文字,並將該公司原在華參股的一家深圳進出口貿易公司(該公司已於2010年10月注銷,下稱深圳公司)作為出口對象;相關經銷商銷售了由該深圳公司出貨的包含“卡斯特”標識的葡萄酒商品;以及該深圳公司方麵相關市場宣傳行為等。

依據上述內容的相關事實,李道之方麵認為卡思黛樂公司與該深圳公司構成共同侵權,其相關訴訟理由在原審過程中獲得了兩級人民法院的支持。

針對原終審判決,卡思黛樂公司提出的再審理由主要包括:原判決對於被控產品上是否實際使用侵權標簽以及法國公司與深圳公司是否存在分工合作和共同侵權故意等案件基本事實認定錯誤;原判決對商標侵權損害賠償時效、商標侵權損害賠償的計算等實體處理錯誤;以及原判決對於程序問題的認定適用法律錯誤等。

卡思黛樂公司認為,該案中,原告僅舉證證明深圳公司在進口報關、報檢材料上使用被控標識,卻未能就被告在相關產品上使用了原告的商標、以及深圳公司實際銷售了帶有原告商標的產品提供任何有效證據;同時,在深圳公司已被注銷的情況下,二審判決僅依據法國公司與深圳公司存在銷售合同關係、深圳公司與法國公司使用同樣的商號、擅自以法國公司名義發布聲明等事實即認定法國公司與深圳公司共同從事了侵權行為,並要求其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並不符合法律規定。此外,該公司還認為,進口報關、報檢文件是提交給海關、檢驗檢疫局等國家主管機關的文件,而非商品在市場上流通時使用的交易性文件,不應認定該行為構成商標使用。

對於賠償數額判定問題,卡思黛樂公司亦存在異議。該公司認為,該案中,二審法院采用的損害賠償計算依據及方法存在錯誤。這些錯誤之處包括:將法國公司及深圳公司的經營利潤等同於因侵權行為給原告造成的損失,而所述侵權行為僅涉及在深圳公司進口報關、報檢文件上使用相關標識;選取了錯誤的利潤計算方法和參照標準;以及未考慮原告的實際損失及填平原則的適用。

針對該再審一案,李道之日前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其堅持認同原審階段法院判決所認定的事實及所作出的判決結果,對於該個案未來走向其方麵不做預判,將以最高人民法院最終判決結果為準。李道之同時表示,卡思黛樂公司的再審申請行為係對方的合法權利,對於其再審理由暫時不予更多評論,並稱該個案的再審將不會影響其具體經營活動的開展以及相關後續維權計劃。

【知識拓展】

一、“CASTEL”的中文譯名是什麽?

法國Castel在其中文譯稱的使用上沒有具體、確定的定論。2000年,Castel投資成立紅城堡,當時將“Castel”譯為“城堡”。到了06年,法國Castel向中國商標局提出申請注冊外文“Castel”商標時,使用的公司中文名稱為“卡斯代爾 弗雷爾”,將“Castel”翻譯為“卡斯黛爾”。而其申請注冊的為中文“科斯特”商標,而非“卡斯特”。“城堡”、“卡斯代爾”、“科斯特”,三個時期和場合有三種叫法。

   二、李道之詳情:溫州商人李道之

李道之,西班牙籍溫州商人,中國葡萄酒業的風雲人物,目前是西班牙葡萄酒在中國最大的代理商之一,旗下有5家酒廠、50個品種的產品。早在95年中國進口酒的拓荒時代,李道之便開始涉足葡萄酒業。

2008年:李道之在班提酒業基礎上創立卡斯特酒業

2009年:打贏與銀星卡斯特的“法國卡斯特”侵權案。

2010年:北京燕莎友誼商城被判停售突出“法國卡斯特”的14種葡萄酒商品

2011年北京沃爾瑪被判停售“張裕卡斯特”幹紅葡萄酒,李道之獲賠2萬

2012年:溫州中院一審判決法國Castel賠償李道之3373萬元,並停止使用“卡斯特商標。”

2013年:浙江高法二審維持原判,“卡斯特商標”仍歸李道之。

目前獲得的賠償金:12.5萬

   三、法國葡萄酒業巨頭Castel

1998年,歐洲第一大葡萄酒商法國Castel以投資建廠的方式入華,之後便在不同時期以不同麵目出現在中國:1999-2001年的紅城堡灌裝酒廠、2001-2006年的卡斯代爾時期、2006-2012年的法國卡斯特兄弟、2013年之後該企業因受高院判決的影響又再度被迫改頭換麵。

法國Castel兄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49年,由卡斯特家族9個兄弟姐妹創立於法國波爾多,目前是法國第一大,世界第二大葡萄酒供應商。而此次與李道之爭奪“卡斯特”商標的則是法國Castel兄弟簡化股份有限公司,是法國Castel兄弟股份有限公司與張裕矛盾公開化後在華成立的,目前由法國人畢杜維擔任實際“掌門人”。

98年,法國Castel便以投資建廠的方式入華,與ASC、夏朵等外國酒商一同進駐中國市場。99年,Castel在廊坊設立了紅城堡灌裝廠,產品為“中國生產的法國酒”。由於缺乏渠道、品牌和價格優勢,兼之當時進口葡萄酒市場容量尚小,紅城堡未能真正打開市場。01年,法國Castel聯手張裕推出聯合高端酒“張裕卡斯特”,並駛於中國葡萄酒業發展的快車道之上。05年,法國Castel在國內正式成立法國卡斯特簡化兄弟股份有限公司,06年開始,在華大量銷售標有“卡斯特”商標的葡萄酒……

2001年,法國Castel在華的紅城堡釀酒公司與張裕合資,著力開發中法合資高端葡萄酒市場。紅城堡向張裕出讓49%股權,與此同時,張裕向前者出讓張裕酒莊30%股權,並推出聯合品牌“張裕卡斯特”,但忽略了中文商標的申請,為此案埋下伏筆。以至於在這場“卡斯特”商標侵權案中被判處3373萬元的巨額賠償。